二十多年前的公館宵夜小吃,現在變成國際觀光客知名店家

我澳門朋友指定要去的店家

藍家割包,在十多年前,我一位澳門朋友,晚上來到當時還不是太熱鬧的公館,問我要吃什麼好? 由於當時約晚上九點了,不少店家早就收了!
(我要強調一下:是十多年前的當時! 當時公館還沒被炒地價起來時,是個物不美但吃的價格很廉的地方!)

於是我就帶他去我二十多年前剛上台北時,最早認定我個人晚上會考慮去吃的宵夜店家: 藍家割包! (公館跟師大這兩個夜市晚上真的說是可以吃的老店家其實很少!)

我這個澳門朋友對於豬內臟或內臟類很挑剔的,在中國做同事時,他可沒吃過任何中國的豬內臟跟豬血,完全不吃!

結果他吃了藍家割包跟四神湯,覺得非常滿意! 豬腸他覺得很棒,店家處理的都沒有腥味,割包內的花生也很香。結果日後他每到台灣就是會到藍家割包一趟!

當然對面的陳三鼎,我也是推薦他可以喝看看,這個價位跟這種品質,我實在很難挑剔,而且它的黑糖珍珠趁熱吃還有另外的風味(就像熱湯圓一樣的燙傷你的喉嚨)!
除了對於老人家來說這個實在很甜這個問題,但怕太甜可以改點仙蛙撞奶正常冰。

澳門朋友帶了妻子小孩過來台北,晚餐還是指定藍家割包跟陳三鼎

結果2019/02/03 我這位澳門朋友帶了一家大小來到台灣過年!
(他有家人遷來台灣。)

結果我發現他的小孩一路都指定要喝台灣的奶茶或珍珠奶茶! 就連去7-11買個飲料也是麥香奶茶。 我就問了是怎麼了? 怎麼來台灣一直喝奶茶? 明明你們澳門香港的港式奶茶比較好喝不是?

我朋友跟他老婆就說了:『現在澳門、香港開了一堆台灣珍珠奶茶、台灣黑糖珍珠奶茶,貴就算了! 味道又完全不對! 一杯珍珠奶茶賣到台幣120~140元! 跟叫一餐一樣錢了! 而且熱量也幾乎相同。另外台灣這邊貴的都是用鮮奶,香港澳門這邊不少還是用奶精、 植脂奶淡奶(台灣稱為奶水),珍珠味道更是差很大! 但是他們小孩就喜歡,天天都跑去偷買!』

然後在跑光華、三創、台北地下街的主要目的也是為了要買小孩子想買的戰鬥陀螺,結果他老婆單單走了台北地下街一半就喊受不了了,太大逛不完! 而且澳門根本沒有可以逛街的好地方。(其實我還想說台北還是個不用太擔心扒手的地方呢..)
太累了! 而且小孩已經買到兩個想買的戰鬥陀螺了! 所以就決定改去公館的運動用品OUTLET逛逛,順便去吃晚餐。
於是我們就走回捷運站,從台北車站轉到西門,在西門下車後,在月台對面等往新店的班次,結果等不到一分鐘的時間,往新店的車子就到了。
小孩說這未免也太快了~~! 我只好介紹說,台北捷運每次的班次約4到10分鐘一班,但平均都是4分鐘左右吧? 所以在台北坐捷運其實不太需要等。
(這是因為我知道這個小孩有搭過港鐵跟日本地鐵,我也有搭過,所以我知道他的感受為何而來,只是在台北搭MRT習慣了,等外國人來做比較才想起來真的很便利!)
不過如果談到高鐵就差多了,中國那邊的確發達許多!

另外我朋友家樓下就是NIKE跟愛迪達的Outlet,看了公館 NIKE跟愛迪達 的Outlet,夫婦倆就覺得跟澳門差不多(那幸好沒去林口三井Outlet,那個Outlet根本不是Outlet.)
但我就老實說了,因為我低足弓近似扁平足,所以我 NIKE跟愛迪達的鞋子都幾乎不能穿,我只會來這邊看美津濃跟亞瑟士的鞋子,以及隔壁New Balacne,特別是這家 New Balacne Outlet,價格是真的Outlet,別的地方很少看到這種價格,而且常常賣一些 New Balacne 台灣製的運動衣! 結果夫婦倆唯一有停下消費的就是這家 New Balacne Outlet 。(只可惜過年貨色較少的樣子,平常好貨更多而且更便宜!)

澳門小孩第一次吃割包

我這位朋友原本就是在中國的台資廠跟我一起工作,老婆是在中國認識的! 當時我們就有一起去厚街吃過台灣割包。
兩個結婚後離職跑到澳門定居跟工作! 工作漸漸穩定之後,收入也變多了許多(月薪為原本台資廠的3倍有),而且現在的老闆也非常感嘆:『幸好你有在台灣工作過,一堆事情就只有你能處理。』
在澳門,其實去日本十天之旅,全程租車,各地租民宿的自助旅行還蠻流行! 所以我這位澳門朋友的小孩,已經去過兩次日本十天旅遊行程,甚至會自行搭東京地鐵去買戰鬥陀螺~!(家裡已有四十幾個戰鬥陀螺!)

但路上我就發現我這位朋友看來是一定要太太小孩去吃藍家割包….藍家割包是我十多年前介紹給他吃的! 現在則是演變成他到台灣則是必吃藍家割包。

其實藍家割包還有一個特色,那就是老闆! 老闆招待客人的能力超強! 請務必要觀察一下!

由於小孩子從沒吃過割包,老婆介紹是饅頭夾肉,老爸則是用粵語說:『這有加花生粉的,很香的!』
東西上桌後,小孩子看到一袋塑膠袋裝的食物,不知道如何動手吃~!
我說: 『你就把它當成漢堡吃就對了! 這就是台式漢堡!』 友人老婆也點頭!

於是小孩就拿起來啃了~! 『哇! 這東西好好味啊!
是啊,你老爸每次來台必吃的,味道會差到哪裡?
而且還經過我指教過:千萬不要點全瘦,點半肥半瘦或肥多少瘦,有著入口即化的口感最棒!

可惜我忘了提前買一瓶 蒜味ABC辣椒醬來配藍家割包~!

結果我們這一桌的四周都是做外國人,讓我朋友一家非常驚奇,這種豬內臟加中藥材的湯品以及肥豬肉的食品,外國人也來吃?
我朋友還質疑那一桌明顯是中東人,能吃豬肉嗎? 不是要去伊斯蘭食品認證的店嗎?
我的回答是:『….耶….來到台灣要享受美食的話,最好就忘了豬肉不能吃的戒律,就不要當它是豬肉,這樣你整趟下來吃美食會吃到需要幫助買胃腸藥來幫助消化。』)

藍家割包跟四神湯,台式割包演變成現在這樣,真的可以稱之為台式漢堡。
藍家割包跟四神湯,台式割包演變成現在這樣,真的可以稱之為台式漢堡。

陳三鼎黑糖青蛙十多年來保持水準

做吃的什麼最難? 那就是每天準備賣出的食品味道跟水準都要保持一定水準!
食物原料、天氣變化、水質、容器、瓦斯器具、製作流程等等,只要有稍微的變化,很容易就做出來不是原本的味道!
由於陳三鼎都是熱的珍珠配冰跟冰牛奶,他的珍珠重且很黏,所以珍珠最好隨時保持攪散的狀態,一來不會集中起來太甜,二來珍珠也不會擠成一團。
由於太太跟小孩都沒吃過這家的飲品,小孩正在成長,就替他點了青蛙撞奶,大人怕太甜,就點了仙蛙撞奶。
當時他們拿到撞奶後,驚覺發現下面還是熱騰騰的珍珠。啊! 是啊! 在台灣是要生意好的店家才能拿到熱騰騰現煮珍珠,不過在台灣很常見,在國外就不是了!

我跟他們說,這一家做的珍珠不是飲料,是甜點! 你把珍珠當成甜點吃就能理解這家的特點了!
本來看到他們在還沒攪散開珍珠的狀態就要插進吸管,我趕快阻止,順便教他們怎麼在未使用吸管下用手搖的把珍珠搖開,我台灣人搖的自然自在,一下子珍珠就搖開了,我看他們澳門人怎麼搖,都是看到一團珍珠黏著到處轉,珍珠都沒搖開…我是單手搖搖幾下就珍珠四散開來了。(這種文化差異也太奇怪了吧? )

小孩子第一次吸的時候,還不知道把吸管插到底(這樣只會吸到牛奶),我叫他停住,要把吸管插到底,慢慢的把珍珠吸上來『吃』。
然後我就看到小孩的雙眉往上翹起:『這珍珠真的好甜喔! 好好吃!』
沒錯! 就是吸一口,咬幾口,當成可以一邊走一邊吃的甜品就對了!
然後一個剛吃完藍家割包跟四神湯的小孩,在走到自來水博物館的路上,稀哩呼嚕的就吃完一杯青蛙撞奶了。

唉..不過這種甜味也只有小孩子可以接受的起,不然我真想再來一杯啊,只可惜年紀大了,生理上會自己反應太甜了。

陳三鼎的黑糖青蛙鮮奶的確不錯! 十多年來還一直保持水準!(其中還經歷過2008年中國奶製品污染事件)
陳三鼎的黑糖青蛙鮮奶的確不錯! 十多年來還一直保持水準!(其中還經歷過2008年中國奶製品污染事件)

公館跟師大地區的老屁股

我上台北時,第一個居住所就在師大路靠汀洲路附近,最早上台北的工作是做清潔、消毒的! 工作時間常常是日夜顛倒。日後當兵後又回來台北,一開始還是住在師大路,然後又搬去汀洲路。
因此什麼南機場夜市、師大夜市、公館夜市的宵夜,我們都常吃。當然,所謂的『老店家』我也知道就只剩那麼幾家。當時公館流行麻辣鍋時,我們晚上11點還是跑去吃麻辣鍋啊! 吃到兩三點才回家的荒唐事也不少! 看看現在公館汀洲路的火鍋店只剩一家馬辣…也真是往事只能回味啊!

論公館的話,我晚上一個人的話只會去吃藍家割包,當時他是少數在公館附近有作夜宵的,不然就是要跑到師大夜市吃燈籠滷味或到汀洲路吃永和豆漿(以及某家在頂好超市隔壁的炒麵攤,不過現在二代接手後真的不能吃了!),這都是少數開到很晚的店家。陳三鼎是後面才開的,靠汀洲路後面那家墾丁的比陳三鼎早開,但一開始不是專賣青蛙下單的飲料店,是陳三鼎賣青蛙下蛋出名之後,才跟風跟著賣的。

看到藍家割包、跟陳三鼎變成國際觀光客必去的地方,我心裡是感慨萬千,感謝店家一直維護這種水準! 讓我可以推薦給我朋友跟國際友人!
而且看到不少觀光客一吃就驚呼連連的表情也是很棒!

相對的師大夜市就….這就真的是自作孽不可活吧?
(那位在師大路頂好超市前賣烤玉米的老伯,在二十多前就賣過我半截玉米收攤價70元…當時一個便當50~70元。)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